淡淡地,渐渐地,一点一滴,一分一秒,偶尔的感受,心情记录

like0

反反复复的折磨,在。。。里

又找回了坐在电脑前,沉浸在自己内心底里的文字里的感觉
抽烟、喝酒、身后的电视里播着虾米音乐榜,
随旋律而动
反反复复的折磨,
在生命旅程的事件里,在焦灼的内心里
我觉得我始终没有长大
我觉得我是个失败者
从身后音乐的声音里体验内心的宁静
隔着吐出的烟,望着屏幕中自己敲打出的文字
凝视中
光阴流逝中
一口熟悉的口味的啤酒下肚
背后的音乐语句渐显清晰
还是屏蔽语句吧,只享受音符

岫岩玉的选择

想买岫玉记住买翠绿色的!~放在显示器前就像没东西一样能看穿~没有其他杂质就是1种颜色~雕工要1个字好看像 ~没有裂痕和胶粘~和玻璃比较不要和石头比~

180的岫玉属于岫岩玉中的蛇纹石一类,是91年才被发现的精品玉料,产于矿井下180处,因深度而得名。这种岫玉的颜色属于暗绿色,颜色纯正,永不褪色,是其他的岫玉不能比的。比如现在常见的俗称“220”岫玉的玉料,颜色较浅,而且在空气中存放时间一长,就会出现褪色的现象,实在是让人遗憾。\r\n岫玉常以矿口的名字命名,于是就产生了:180料 斜井料 220料 290料,产地为辽宁省大石桥市,矿料名称为501料。不过在今天购买咨询的时候听说这几个矿已经停产了。

通过咨询得知今天购买的是一般岫玉。

在京东岫岩玉馆买的。通过与客服的交流,感觉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梦回厨房古战场,梦到了昨晚喝多,第二天着急备料...

梦回厨房古战场,梦到了昨晚喝多,第二天着急备料,忘记开采买菜单,忘记以及被提醒后也没时间开菜单,进而还有服务员大发脾气让他们自己做员工餐,梦见了太多的活,都得在一个小时内准备完成,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着急,求助却无助,真实的映照,现实中,好像也正如此,无助,如果有一个环境出现问题,我怕是我要停摆了,这,就是危机感吧

当在央广新闻中听到有中国人使用了冷冻技术...

当在央广新闻中听到有中国人使用了冷冻技术,我心中无限的难受,妈,儿子没有能力,无法给你使用上,我清楚,这会花很多很多的钱,我不想乳腺癌夺走你的生命,我想,把你冷冻上,我也冷冻上,再将来你苏醒的时候,不会看见苍老的儿子,而是看见心中记忆里一样的儿子。 妈!儿子没能力

再次提笔,已经七月

再次提笔,已经是七月。

转眼间,此时正在去锦州换药的客车上。

这有可能是术后的最后一次换药

希望是

要不每个星期三都要往返于黑山锦州之间,早上6.20的车,等到锦州,一般是9点多钟,到附属医院,在10点钟,然后就是看运气了。

怎么说吧是运气呢?

运气好,医生在,没做手术,就把药给换了,要是手术去了,那就得等,别的医生不给换,他们的原则是谁给做的手术,谁给换。

早上6.20从黑山出发的客车,返回时间是下午1点。

运气好的话,到了医院把药换完,然后在医院同层的病房里看看有没有认识的病友,聊聊天,这一般是我妈很乐意的,聊完了,有时候带我妈去食堂吃个午饭。

赶时间的情况比较多,要是去餐馆点的话,做菜还需要时间。食堂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赶上了下午1点的返回客车,到家在4点多吧,也不用再打别的车了,步行个3、5百米就到家了。

要不然,等医生手术完,错过了下午1点返回的客车,那一般就做16.36的列车了,列车从中午12点后,往沈阳方向的只有16.36这一趟了,中间时间段没有沈阳方向的列车。

做列车回家,到大虎山,做大虎山至黑山的公交,打车,到家,19点了几乎。

关于理解

我在医院里遇到的都是关心与理解,病友间的问候与支持,而回到家之后,面对的有些闲言碎语,不支持,不理解。当然,然后我会思考一下我自己的语言沟通能力,社会交际能力,我交到的遇到的都是些什么水平的人,或者我演算一下他们的语言的生活背景,社会层面,经济条件,人生轨迹,我就会有点通了,不会那么在意了,但是,我烦恼的是我居然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与情感浪费在这样的人身上

一个人在世界上真是孤独的

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渡过难关,在病房里,这一幕幕几乎天天上演

等我老了的那天,我怎么办?

有时候也真想,奢望地在内心里上演一出成家故事,当自己心里想到,这样的女孩跟我过?会亏了人家一辈子吧?算了,我还是放下那份色心吧,那份情感吧!这样寻思起来,我这样思考多久了?难道在内心里我居然出家当起了和尚?

无儿无女无老婆无保险无退休金

我怎么样渡过我人生中的难关?

这真是一个摆在我面前的很大的问题

钱,有钱就行了,而家庭,老婆儿女,需要经营,赚钱,买保险,意外的,退休的,结婚,娶老婆,生儿育女,经营好家庭,等我老了,或者难关来临了,我才能渡过。

看别人这一切仿佛来的很容易,可我,奢望而不可及,这一切,看在眼里,萦绕在脑海里,困苦在我的生命里

等我长大了,母亲却老了

等我长大了,

母亲却老了

面前一个孩子和他的奶奶在玩耍

等他长大了,他的奶奶也有可能快入土了

眼前浮现病床上母亲的笑容

眼中唯一的儿子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的目光

我觉得我一定会记住的

不禁潸然泪下,赶紧躲到楼道里

文字里真好

无论我的文笔怎么样

在自己的文字里陶醉,在自己的文字里修整

在自己的文字里找寻支撑

在自己的文字里探寻自己需要的答案

人心都是冷漠自私的,

唯有自己的母亲

时间,将要夺走我的母亲

想想

心里无比难受

楼层里有人走了

深夜,躺在走廊里的陪护床上,随着传来嘈杂的说话声,抢救室那边又传来了哭声,有几个人走过来唠嗑,有个老太太走了。有人在睡觉,沉浸在梦乡里不知道,有病人人从抢救室里搬了出来,害怕,不敢在里面呆着,有人还在嬉笑耳语,有人在起夜、抽烟,听着别人聊着,唠着嗑,此时又传来:西天大道你走好... ...

一个人走了,就这么轻于鸿毛,

一个人走了,时间从不会嘎然而止,

当她走了,可曾在意走廊里嬉笑的人声,

当她走了,我真希望给与安静,以及沉默,慰藉下死者家属的伤心难过。。。

抬棺材的来了。。。

“小护士都习惯了”

“那不然,太习惯了”

“大十五熬过去了”

“像这种情况带气回家,别死在外面。。。”

不一会又传来声音

“妈呀,妈,好走”

“叫道了”

眼神望过去,几个人抬着棺材拐弯奔着电梯去了。

走廊里,瞬时间,像放松了一口气,在我附近聊天的几个人,又走回去了自己的床位,唠嗑声渐渐地远,渐渐地小,谁知道,明早,是否会是别人的谈资。

No question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No wiki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No poll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Recent activity in this group

Li Song's picture
Li Song posted 花开了 in the 随笔文字 group
2018, 七月 6 - 9:32上午
2018, 六月 22 - 4:49下午

Group contributors

Organiz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