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心情

千差万别

每次都不存在相同的心境

在火葬场,在火葬场焚烧池,在公墓的焚烧塔,与旁边的焚烧洞

每次都没有把自己真正的比较进去

每次都对人生有不同的感觉

每次都觉得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事一种侥幸,一种偷生

在丧事的饭桌上,一张张酒肉的嘴脸,真是人生万象

人生从哪里成长?从饭桌上!

有一天,我陪着手术后的妈妈,在返回家乡的小路边溜达

我说,妈,你看:没了谁,地球都照样都在转,看这车,看这人,看,谁认识你我。。。

我妈没有说啥,也是在一旁陪着我看着

我没有瞥见我妈的眼眶中,泛着滚滚的泪光

我和我妈都是个屁,在这嘈杂的人世间

没有谁真正的在意过你

在这人世间

还是用那首名言来收尾吧!

风,为什么会吹拂?

它想抹去我们的痕迹,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lik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