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层里有人走了

深夜,躺在走廊里的陪护床上,随着传来嘈杂的说话声,抢救室那边又传来了哭声,有几个人走过来唠嗑,有个老太太走了。有人在睡觉,沉浸在梦乡里不知道,有病人人从抢救室里搬了出来,害怕,不敢在里面呆着,有人还在嬉笑耳语,有人在起夜、抽烟,听着别人聊着,唠着嗑,此时又传来:西天大道你走好... ...

一个人走了,就这么轻于鸿毛,

一个人走了,时间从不会嘎然而止,

当她走了,可曾在意走廊里嬉笑的人声,

当她走了,我真希望给与安静,以及沉默,慰藉下死者家属的伤心难过。。。

抬棺材的来了。。。

“小护士都习惯了”

“那不然,太习惯了”

“大十五熬过去了”

“像这种情况带气回家,别死在外面。。。”

不一会又传来声音

“妈呀,妈,好走”

“叫道了”

眼神望过去,几个人抬着棺材拐弯奔着电梯去了。

走廊里,瞬时间,像放松了一口气,在我附近聊天的几个人,又走回去了自己的床位,唠嗑声渐渐地远,渐渐地小,谁知道,明早,是否会是别人的谈资。

也就过了一小会,走廊远处传来其他病人与家属的相互照顾、沟通声音,仿佛恢复到了往日的睡觉总也睡不好的情况,该睡觉的还是睡觉了,听着呼噜声,我也该闭眼小盹下了。

lik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