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地,渐渐地,一点一滴,一分一秒,偶尔的感受,心情记录

like0

当时的心情

千差万别

每次都不存在相同的心境

在火葬场,在火葬场焚烧池,在公墓的焚烧塔,与旁边的焚烧洞

每次都没有把自己真正的比较进去

每次都对人生有不同的感觉

每次都觉得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事一种侥幸,一种偷生

在丧事的饭桌上,一张张酒肉的嘴脸,真是人生万象

人生从哪里成长?从饭桌上!

有一天,我陪着手术后的妈妈,在返回家乡的小路边溜达

我说,妈,你看:没了谁,地球都照样都在转,看这车,看这人,看,谁认识你我。。。

我妈没有说啥,也是在一旁陪着我看着

我没有瞥见我妈的眼眶中,泛着滚滚的泪光

我和我妈都是个屁,在这嘈杂的人世间

没有谁真正的在意过你

在这人世间

还是用那首名言来收尾吧!

风,为什么会吹拂?

它想抹去我们的痕迹,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病人有隐私吗?

病人有隐私吗?

“病人没有隐私”

那你无权得知病人的所有状况

。。。

2168年,人类的历史还在继续

。。。

 

 

可是做母亲的都知道,持久的愿望的确有起死回生之力

倘使有两个病情相仿的人,一个得到温情的安慰,有关切他生死存亡的人照顾,一个是由职业的看护服侍:那么一定是后者不治而前者得救的。这人与人之间不由自主的交感作用;医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以为病人得救是由于服侍周到,同于严格听从医生的嘱咐;可是做母亲的都知道,持久的愿望的确有起死回生之力。

--巴尔扎克

弱者不是把痛苦作为惩前毖后的教训,反而在痛苦中讨生活,浸在里头,天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折磨自己

遗忘是一般刚强的,有创造力的人的法宝,他们会像自然一样的遗忘,自然界就不知道有什么过失,弱者不是把痛苦作为惩前毖后的教训,反而在痛苦中讨生活,浸在里头,天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折磨自己

--巴尔扎克

误解应酬交际的意义和动机,以为永远能看到虚假的笑容

年少风流自然有人趋奉,上流社会从自私出发,也愿意照顾他们喜欢的人,好比看到乞丐,因为能引起他们同情,给他们一些刺激,而乐于施舍;可是许多大孩子受惯了奉承照顾,高兴非凡,只知道享受而不去利用。他们误解应酬交际的意义和动机,以为永远能看到虚假的笑容;想不到日后头发秃了,光彩褪尽,一无所有,既没有价值也没有产业的时候,被上流社会当作年老色衰的交际花和破烂的衣服一般,挡在客厅外面,扔在墙角下

--巴尔扎克

风为什么会吹拂?

风为什么会吹拂?

它抹去我们途径的痕迹,让人无法知道我们是否还存在着 。

让人从来没曾留意过的风,此刻是残酷着的。

此刻的他,坐在风沙席卷的坡地上,

 

当时的心情

千差万别

每次都不存在相同的心境

在火葬场,在火葬场焚烧池,在公墓的焚烧塔,与旁边的焚烧洞

每次都没有把自己真正的比较进去

每次都对人生有不同的感觉

每次都觉得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事一种侥幸,一种偷生

在丧事的饭桌上,一张张酒肉的嘴脸,真是人生万象

人生从哪里成长?从饭桌上!

有一天,我陪着手术后的妈妈,在返回家乡的小路边溜达

我说,妈,你看:没了谁,地球都照样都在转,看这车,看这人,看,谁认识你我。。。

我妈没有说啥,也是在一旁陪着我看着

我没有瞥见我妈的眼眶中,泛着滚滚的泪光

我和我妈都是个屁,在这嘈杂的人世间

没有谁真正的在意过你

在这人世间

还是用那首名言来收尾吧!

风,为什么会吹拂?

它想抹去我们的痕迹,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病人有隐私吗?

病人有隐私吗?

“病人没有隐私”

那你无权得知病人的所有状况

。。。

2168年,人类的历史还在继续

。。。

 

 

可是做母亲的都知道,持久的愿望的确有起死回生之力

倘使有两个病情相仿的人,一个得到温情的安慰,有关切他生死存亡的人照顾,一个是由职业的看护服侍:那么一定是后者不治而前者得救的。这人与人之间不由自主的交感作用;医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以为病人得救是由于服侍周到,同于严格听从医生的嘱咐;可是做母亲的都知道,持久的愿望的确有起死回生之力。

--巴尔扎克

弱者不是把痛苦作为惩前毖后的教训,反而在痛苦中讨生活,浸在里头,天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折磨自己

遗忘是一般刚强的,有创造力的人的法宝,他们会像自然一样的遗忘,自然界就不知道有什么过失,弱者不是把痛苦作为惩前毖后的教训,反而在痛苦中讨生活,浸在里头,天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折磨自己

--巴尔扎克

误解应酬交际的意义和动机,以为永远能看到虚假的笑容

年少风流自然有人趋奉,上流社会从自私出发,也愿意照顾他们喜欢的人,好比看到乞丐,因为能引起他们同情,给他们一些刺激,而乐于施舍;可是许多大孩子受惯了奉承照顾,高兴非凡,只知道享受而不去利用。他们误解应酬交际的意义和动机,以为永远能看到虚假的笑容;想不到日后头发秃了,光彩褪尽,一无所有,既没有价值也没有产业的时候,被上流社会当作年老色衰的交际花和破烂的衣服一般,挡在客厅外面,扔在墙角下

--巴尔扎克

风为什么会吹拂?

风为什么会吹拂?

它抹去我们途径的痕迹,让人无法知道我们是否还存在着 。

让人从来没曾留意过的风,此刻是残酷着的。

此刻的他,坐在风沙席卷的坡地上,

 

No question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No wiki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No poll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group.

Recent activity in this group

2020, February 25 - 10:52am
2020, February 5 - 10:50am
2019, November 23 - 11:39am
2019, November 14 - 2:34pm

Active in this group

Group contributors

Organizers